Search Mahoneys

行业快讯: 小区经理遭到Committee欺压怎么办?

行业快讯: 小区经理遭到Committee欺压怎么办?

早在2015年,Mahoneys律师行为小区经理在昆州成功的对于workplace bullying提出昆士兰第一件成功的诉讼案。这一步引领着行业为小区经理受到committee的欺压(bully)来博得正义与公正。2015年案是昆士兰Fair Work Commission (公平工作委员会)第一次承认小区经理为‘worker’身份。这是历史性的进步,假如没有承认worker身份,那么将无法以workplace bullying

我们也察觉到了这一个现象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很多时候Body Corporate都会使用欺压的手段来骚扰小区经理,扰乱小区经理的工作,或是攻击削弱小区经理的形象。这往往是为了要达到termination(结束合同)的目的。但是,我们也察觉到了目前行业内许多律师会(不正确的)使用workplace bully来为小区经理提出诉讼。大家一定要明白,workplace bullying 并不适用与所有的committee纠纷。Workplace bullying在法律中有特定的意义。

法律中‘worker’的定义

在澳大利亚联邦公平工作法(The Fair Work Act 2009 (Cth))的定义内,‘worker’是任何在澳大利亚宪法内的行业中工作的人员。这包括了小区管理的小区经理。

在法律中,小区经理倘若是caretaking business的雇员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受到公平工作法的保护。作为公司来说,大多数的小区经历都是自己公司名下的雇员,所以符合worker的法律要求。如果你以公司的名义为自己支付工资,那么就更好的证明你是公司的worker。

除此之外,worker还必须是在澳大利亚宪法内的行业中工作才可成功的申请workplace bullying诉讼。大多数的小区管理生意都是以公司的名义注册运营的。这样就符合了宪法要求。有少数小区管理生意不是以公司名义进行的。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将无法以workplace bullying提出诉讼,当事人应当以其他方式提出诉讼(例如民事侵权行为)。或者,当事人也可以考虑向昆士兰工作健康以及安全协会(Workplace Health and Safety Queensland)提出投诉。

What is ‘bullying’? Bullying是什么

在法律中Bullying的定义为欺压现象,表现与某人(或某个群体)多次反复的在工作中对worker表现出不合理的行为,以至于对worker造成将康以及安全上的危险隐患。

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将以下行为列入bullying的表象:

恐吓、胁迫、羞辱,无故大声喊话,讥讽或讽刺,恐吓,错误的,恶性的恶作剧,殴打以及谩骂,轻视或贬低,不怀好意,骚扰,试图伤害,帮派化,排挤孤立,排斥,暗示性话语,散播谣言,不尊重行为,聚扰,挖苦讥笑或嘲弄,责备受害者以及任何歧视性行为。

在一件案例中,某小区经理向Fair Work Commission成功的申请命令Committee停止欺压行为。在此案中,Committee主席在不合理的时间下(下班时间五点后以及周末)还不断地email非紧急事件。其邮件cc给所有的committee成员并带有讥讽以及贬低色彩。这种行为无疑对许多小区经理来说都不陌生。

Bullying于身心健康的安全隐患

Bullying对于小区经理来说存在着不可轻视的健康隐患。这包括了焦虑,失眠以及疲乏等等。这些症状将会印象到小区经理的日常工作能力以及小区经理管理小区的能力。能力下降有可能被Body Corporate 作为借口来开始法律纠纷。 

 

公平工作法中的bullying保护措施是为了避免这些安全隐患。因此,小区经理不用证明自己的身体健康有任何实际上的损害,只要是committee的行为足够可能性导致健康受损即可。

Committee的‘合理管理’辩护

Body Corporate Committee最常提出的反驳就是自己的行为并不过分,只不过是合理的管理行为。

Committee认为自己的以下行为属于合理管理行为:

与小区经理进行沟通

对小区经理的表现作出评价

对小区经理进行反馈

给予小区经理指令

检查小区经理的表现

但是,虽然法律允许committee采取管理措施,但是如果以上所述如果属于非合理管理的话,那么将不能作为‘合理管理’ 行为。合理与否取决于-

小区经理合同内所包含的责任

小区经理作为independent contractor的身份有权利选择如何管理小区,采取什么管理方案以及措施等等(并不是雇员所以不用全面服从雇主要求)

小区经理作为经营公司的代表身份

所以,即便是committee 能成功反驳自己的行为是合理的,他们也要证明自己有合理的做出举动。

 

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的权利

 

小区经理可以成功的申请委员会对committee下命令停止bullying行为。委员会可发出类似以下命令:

下令committee停止bullying行为

下令committee采用anti-bullying政策(反欺压政策)

让Body Corporate公司对committee进行anti-bullying反欺压训练

不过,同时公平工作委员会的权力也非常有限。他们没有权利命令

Committee替换会员来与小区经理沟通

下令committee对小区经理进行金钱赔偿

命令committee替换任何会员,或阻止下一任选举

下令修改小区管理合同

即便是小区经理成功的向公平工作委员会上诉,那么也很不太可能让委员会下令败诉方(committee)支付胜诉方(小区经理)的法律费用。这是因为委员会属于无费用司法权管辖。因此,任何想要递交bullying申请的小区经理应该对任何律师费用有心理准备。

Mahoney律师行为多个物业管理小区经理代理Body corporate committee纠纷。在我们看来,workplace bullying只不过是解决问题的一小部分,我们将以大局为重为任何受到欺压的小区经理取得公平合理的结果

Get In Touch To Discuss Your Legal Needs

  •  
    Brisbane Office
    +61 7 3007 3777
  •  
    Gold Coast Office
    +61 7 5562 2959